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艾米莉娅被囚禁在一间环境还算不错的房间,至少不像是一个囚室。

    但她这么多天一来,一直与外界隔绝,早已憋疯了。

    艾米莉娅知道自己被那个男人再次利用,她现在只想知道真相,需要和那个男人见一面,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房门被打开,没有到吃饭的时间,艾米莉娅从床上跳了起来,警惕地望着进入的几人,其中有一个人的面容有点熟悉,“约瑟,真的是你,你是来救我的吗?”

    比起上次见面,约瑟整个人瘦了很多,眼睛无神,目光涣散,肩膀松垮,仿佛一个没睡醒的懒汉。约瑟用手指搓了搓自己的鼻子,大了个哈欠,有气无力地说道:“艾米莉娅,我得向你道歉,我也是走投无路,不能不出卖你。我没想到你真的履行我的要求,来到了米凯诺顿,对于你现在的处境,我只能表示抱歉。”

    艾米莉娅目瞪口呆地盯着约瑟,她浑身冰凉,终于必须得面对现实,她真的被欺骗了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我这么相信你,你竟然告诉我,这一切都是骗局。”

    约瑟讪讪地苦笑道:“我欠了一笔钱,他们帮我免去了债务,还有他们能给提供一些我必需的东西,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来的,因此配合他们的要求,给琳达打了电话。没想到你还是出现了,只能说我低估了你的决心!”

    艾米莉娅忍不住自嘲地笑出声,她原本为自己的疯狂计划,感到自豪,为了见到约瑟,动用这么多心血,历经千难万苦地找到他,没想到结果却是一场骗局。

    约瑟看到艾米莉娅突然笑了起来,觉得瘆得慌,无奈苦笑道:“艾米莉娅,我只能说对不起。不过,你不必担心,你是公主,相信他们不会亏待你。因为你价值不少的赎金。”

    “滚!丑陋,恶心!”艾米莉娅拿起手边的一个杯子,朝约瑟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约瑟没想到艾米莉娅会暴起伤人,加上精神状态原本就很恍惚,额头被狠狠地击中。约瑟捂着额头,看了一眼手掌,发现全部都是鲜艳的血水,勃然大怒道:“你这个疯女人,竟然敢打我。”

    约瑟朝艾米莉娅冲了过去,凶狠地勒住了艾米莉娅的脖子。虽然约瑟看上去很颓废,但他毕竟是个男人,艾米莉娅的体重不超过一百斤,于是轻松被提了起来,双脚悬空,下意识地踢着约瑟。

    约瑟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,“你以为自己多么高尚吗?如果不是拥有公主的身份,你觉得所有人都会围着你转?现在都沦落到这个处境,竟然还趾高气昂的。”

    艾米莉娅慢慢失去力气,双手试图扒开约瑟扣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掌,面部从白色变成紫色,呼吸急促而艰难,眼见就要眩晕过去。

    约瑟的眼睛放着红光,在来见艾米莉娅之前,他吸食了一种特别的药粉,药劲比自己之前吸食的要大多了。

    艾米莉娅感觉自己的大脑慢慢因为缺氧而陷入昏迷状态,突然她喉咙一松,约瑟惨哼一声,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扫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Shit,是谁?”约瑟感觉自己的面颊被扇得失去知觉,情不自禁地骂出声,他定睛一看,到抽了口凉气,只见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巨人站在那里,狠狠地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约瑟认出他,这家伙叫做安德烈,是这里最大头目的贴身护卫。

    燕隼站在安德烈的身边,淡淡地扫了一眼约瑟,皱眉道:“他已经失去利用价值,像这种人活在世界上,除了浪费资源之外,没有任何其他贡献,不如提前送他一程吧。记得不要浪费子弹,他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朝燕隼点了点头,单手将约瑟提起来,然后扔给身后一人,用手掌朝自己的脖子比划了个割喉的手势。

    一名手下将约瑟拖了出去,另外一名手下将匕首给拔了出来,试了试刃口的锋利程度。未过多久,外面传来一阵森然而绝望的叫声,再无其他动静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约瑟怎么了?”艾米莉娅面色惨白,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感谢我们,帮你解决掉了那个渣男。”燕隼耸了耸肩说道。

    艾米莉娅浑身发抖,一切发生得太快,刚见面的约瑟对自己突然施暴,随后就被这帮人杀死了。她毕竟接受过王室良好的教育,很快镇定下来,沉声道:“你们之所以绑架我,应该是要赎金吧,你们尽管开价,会如愿以偿。我有一个条件,要带着我的保镖和医生,一起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燕隼轻轻地拍了拍手掌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